对冲基金亿万富豪保罗辛格(Paul Singer)对对冲基金业的报酬结构作了辩护,表示投资者真正该担心的是银行家而不是对冲基金管理人。保罗辛格是市值250亿美元的Elliott管理 公司的CEO。自金融危机以来,相对于消极投资策略而要产生高回报,对冲基金一直在苦苦挣扎,这让对冲基金从业人员很难对自己获得的报酬做出解释。

一般来讲,基金管理人是通过一种称为“2和20”的报酬结构来收取佣金的,即2%的管理费和20%的绩效费。具体说来,一名对冲基金管理人收取的管理费为其 管理的投资人总资产的2%,收取的绩效费为获得利润的20%。这些费用在不同对冲基金之间会有不同,有的可能会比这个低,有的则会比这个结构高,如采取 “3和30”的报酬收取方式。

在辛格最近一封1月30日写给投资者的信中,他写道,“投行实际上是杠杆化很高的对冲基金。”他表示,他的团队针对投行和对冲基金之间的报酬和成本情况进行了一些分析。辛格写道,“主要投行产生的价值百分比要远高于对冲基金。投资者一边对在主要金融机构获得的丰厚回报尽情享用,一边却又不依不饶,对对冲基金的复杂和报酬进行批评。这至少能让我们对投资者批评的依据提出疑问。”下面是辛格写给投资者信件中的节录:

在我们最近一个季度的报告中,我们对CALPERS退出对冲基金的决定进行了抨击。在发出这份报告后,我们对此有了一定的领悟。我们以前一直说,世界上主要的金融机构事实上也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对冲基金。不管如何包装,他们的财富都是由交易结果主导的。在量化宽松实施后的6年,对冲基金的回报一直低于非对冲股票和债券的回报,团体投资人对此感到很奇怪。他们认为对冲基金太过复杂,对冲基金费用和成本太高了。这些投资人可能忘了,在金融危机以前,许多精挑细选的对冲基金在风险控制和产生丰富多样的回报上做得异常优秀。这让我们开始思考下列问题:金融机构都是大规模高杠杆化的对冲基金,在涉及报酬和成本上,不知他们是如何和对冲基金比较的。

我们团队对这个比照的研究结果(不用担心,它没花费我们多少时间)很有启发性。通过使用2014年的市场和金融业绩报道,我们发现这个底线很清晰: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主要金融机构员工的报酬都要远高于对冲基金。

我们调查了五家重要的美国投行,发现员工薪酬占了“市值总变化额”的59%,占了“调整后总税前收入”的64%。在对冲基金公司,员工薪酬占了“调整后总报 酬”的23%。当计算员工费用占资本的百分比时,我们也获得了相似的结果。银行的员工薪酬分别占初始市值和有形资产账面值的19%和22%,而对冲基金员 工薪酬占总资本的3.1%。

虽然一定的差别毋庸置疑地存在,但是我们相信我们的分析方法对大型金融机构而言更宽泛。例如,某年银行系数增加,而我们的市值变化额往往按原来系数计算,我 们还没有从银行利润中减去这些机构因“其太大而不能倒”这一身份而享受的大量补贴的价值。将这些因素记在脑中,我们认为我们所做的这些分析在展现‘银行员 工报酬占银行创造价值的百分比显著高于对冲基金员工薪酬占对冲基金创造价值的百分比’这一点上非常有意义。至少,它能质疑那些金融机构重要投资者的理论基础,使这些投资者停止对对冲基金复杂性和薪酬的批评。

根据投资公司LCH Investments制作的榜单,身价估计为18.6亿美元的辛格在全职对冲基金经理人中排第九位。

市调公司Preqin的数据显示,2014年,标普500指数上涨13%,而Elliott基金投资回报率为8.2%。2014年对冲基金平均回报率仅为3.78%。

(来源:网络)
交易技术, 交易策略

原文发布于宽客论坛,点击阅读原文

点赞(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