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客网,量化投资,宽客俱乐部
                                    春节期间曾经发布“大数据国家档案"系列,一共12期,每期一个国家,如果您希望重温大国系列。

回复:“大国1”,送您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西班牙合集。

回复:“大国2“,送您俄罗斯、日本、韩国、新加波、印度、澳大利亚合集。

如果您对文摘有任何意见或建议,也请给我们留言,我们会仔细阅读。

撰文/VIVIENNE WALT 编辑/陈升龙、孙昊然 翻译/一毫

摘要:2013年第三季度,法国经济陷入萎缩,失业率创下16年高位。在急需改变的当下,一位名叫芙乐·佩勒林的亚裔女性认为,高科技企业是实现经济增长的最佳途径,提出要在法国提倡数字经济发展。历史上来看,法国向来热爱有益的革命,那么这场数字革命也会囊括在内吗?佩勒林的数字化经济改革之路是否荆棘丛生?

实现法国数字革命困难重重

去年10月份,巴黎爱丽舍宫总统府,出席午宴的12位贵宾有些不自在。水晶吊灯、金碧辉煌的大厅和精心布置的花园似乎更适合政要,而不是科技企业家。这些企业家与总统奥朗德进行了3个小时的会谈。总统身旁站着一位身材娇小、约40岁的亚裔女性。她叫芙乐·佩勒林(Fleur Pellerin)。作为主管数字创新事务的财政部副部长,她的使命是让法国成为欧洲科技初创公司的重要基地。为了要实现这个目标,她不但要调动企业家和投资者,还要让政界领导人也行动起来。

在其他人享用煎鱼、奶酪和美酒时,佩勒林向奥朗德陈述观点:法国要振兴经济,必须全面改变那种扼杀创新的商业文化。“这是一次深入的探讨。”出席午宴的巴黎风险投资公司Elaia的合伙人玛丽·艾克兰德(Marie Ekeland)说,“让总统花3个小时来了解数字经济的发展,这是以前从未有的。”

法国确实需要改变。2013年第三季度,法国经济陷入萎缩,失业率创下16年高位。社会党人奥朗德试图通过大幅提高税率而不是更为根本的劳工及金融改革,来削减巨额财政赤字。法国财政赤字占GDP约4%。过去两年来,标准普尔两次下调了法国的信用评级。在互联网发展过程中,法国落在了美国、英国、德国等竞争对手的后面。

佩勒林等人认为,高科技企业是实现经济增长的最佳途径。据麦肯锡公司2011年的报告估计,如果政府采取更多积极措施支持科技产业,到2015年,法国科技产业将创造约45万个新工作岗位,产值将达GDP的5.5%。法国也造就了一些互联网亿万富翁,如电信公司Iliad的CEO泽维尔·尼尔(Xavier Niel),而且法国也不乏工程师资源。但这毕竟是福利高度发达的法国,这里有超长假期、完善的劳工权益保护制度、每周35小时工作制,甚至商店周日营业禁令等。所有这些都与佩勒林向往的积极进取的企业家社会格格不入。法国财政部向来以派系斗争和自以为是的官僚作风而闻名,而资历不深的佩勒林唯有勤勤恳恳。财政部的官员几乎都是男性。

与多数上司不同,佩勒林之前从未担任过公职,但她的魅力、才智以及与奥朗德的关系——她在2012年大选期间曾任奥朗德的顾问——增强了她的影响力。在她的敦促下,财政部2013年11月宣布,计划投资2.15亿欧元为互联网初创公司开辟特区,并为这些公司进行全球推广。佩勒林是一个政府-产业联合工作小组的成员,该小组还让政府为初创公司作出了其他关键性的让步。奥朗德政府放弃了上调资本利得税的计划。如果上调资本利得税,科技公司将受到严重冲击。此外,按照以前的规定,曾经创业失败的企业家在获得资金渠道方面是有限制的,而在工作组的努力下,政府修改了这一规定。

尽管如此,促进法国初创公司发展以及努力争取硅谷合作伙伴的加入,依然是一项很难兼顾的工作。佩勒林发现,这两个目标并非总是相互兼容。11月的一个上午,在俯瞰塞纳河的法国财政部大楼内,佩勒林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说,她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消除法国社会对工商界的猜忌。法国人传统上认为不宜公开谈论财富及成功。大多数人更喜欢在公共服务部门或大公司干着稳定的工作,而不是到初创公司碰运气。“在美国,如果你创业失败了,投资者会认为你有了经验。但在法国,失败会令人感到焦虑。”她说,“我要在思维方式与文化方面做工作,不仅限于政府内部。”

佩勒林向政府“布道”

斯诺登揭秘事件曝光时,正值美国科技公司因避税问题在法国遭到抨击。而在美国公司卷入监听计划后,它们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在10月下旬的欧盟布鲁塞尔峰会上,法国主张,美国大型科技公司应在其获得收入的国家交税。佩勒林支持这一提议。

11月,法国政府禁止亚马逊公司免费配送书籍,称该公司正在危及法国独立书店的生存。对佩勒林而言,所有这些举措都有经济意义,不过她认为亚马逊出色的服务可能最终将获得成功。“贝佐斯是天才。”她说。美国大公司在巴黎的工作人员认为,佩勒林在法国本土时似乎对外国公司并不是那么热情。美国一家大型科技公司驻法国的代表称,当佩勒林到硅谷时,她表示将支持美国公司在法国拓展业务;但在巴黎,听上去她似乎更关心法国企业的利益。

一个寒冷的上午,我和法国大数据初创公司Squid Solutions的创始人兼CEO阿德里安·施密特(Adrien Schmidt)在巴黎的Sentier街区散步。在带顶棚的老式通道两侧,许多曾经的服装店门面如今已被初创公司所占据。“我觉得5年后这里将有数百家初创公司。”施密特说。他认为,佩勒林的重要作用在于说服政府官员相信,高科技企业家是“角落里的怪咖”。然而即便是施密特自己也知道,要想在法国打造硅谷并非易事。他10月份时向波士顿的一家风投公司做了推介,希望为Squid找到新投资者。一位潜在投资人给他回邮件说,“法国的劳动法对员工太慷慨,我的合伙人在这方面有很不愉快的经历,如今只要一家公司有法国雇员,他都拒绝考虑投资这家公司。”

当打车应用程序Uber在巴黎实行本地化后,为保护线下的出租车公司,法国政府对打车订单设定了至少15分钟的等候时间。

巴黎的出租车服务多年来一直令人诟病。尼古拉斯·科林(Nicolas Colin)是巴黎一位经验丰富的科技企业家,他曾受法国政府委托,就税收与数字经济撰写过报告。他在法国创业企业博客Rude Baguette上发表文章,对法国的监管制度大加抨击。他指出,过度监管损害了初创公司的发展前景,特别是15分钟等候时间的规定也影响了法国的出租车叫车服务LeCab。“在这样的环境下,美国公司蓬勃发展,而法国公司根本就无法成长。”他写道。他还指出,投资者宁愿把钱投给美国初创公司,也不愿意和法国企业的各种条条框框打交道。

佩勒林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例如推动相关法规的制定,这些法规将改变政府对创新的定义,并将公共财政资金从大公司向初创公司倾斜。11月的一个傍晚,数千人聚集在Sentier街区开罗大道的一个六层大楼内,庆祝科技初创企业孵化器Numa投入运营。大楼原是破旧的服装厂,后来,谷歌和巴黎市政府出资200万欧元对大楼进行改造。佩勒林出席了这次活动,她身穿短款皮夹克和紧身裙,外加一双高跟皮靴,明亮的唇膏与一袭黑衣形成了鲜明对比。

她对与会科技企业家和政府官员表示,Numa这样的项目对于她借助企业家的创造潜力十分关键。“我们把法国打造成为引领数字创新潮流的国度。”她列举了法国的优势,包括发达的基础设施、遍及全国的宽带网络和巴黎这样魅力十足的城市。“这就是‘法国特色’。”她笑着说。听众爆发出热烈掌声。随后,人们以街区舞会的形式通宵庆祝Numa的诞生——舞会是通过Facebook组织的。

摘自:商业周刊中文版

宽客网,量化投资,宽客俱乐部
数据分析, 数据挖掘

点赞(0)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