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王比尔•格罗斯关于“性压抑”与“负利率”的有趣对比

2016-08-08 22:48
金融工程

本文是有“债王”之称的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日前发布的8月投资展望,由安信证券固定收益部林温生、张世璁、袁志辉翻译

译者按:本篇投资展望中,格罗斯从性是生命根源的讨论引申出负利率正在破坏现代经济金融系统根基——信用派生的问题。性启蒙一直是中国等东方国度教育体系里最缺失的部分,由此也造成了弗洛伊德所说的“性压抑”问题,并反映在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隐射到金融市场,类似性孕育了生命,而信用则搭建了现代经济体系的根基。

信用创造是基于正常的风险收益约束下的投融资行为,但是负利率正在破坏这一前提并将终止信用继续派生。因为负利率最终无法产生可接受的名义经济增速(收入),那么信用创造最终也只能演化成庞氏骗局。

如此,在当前高风险低收益的环境里,未来金融资产价格泡沫破灭将使投资者被迫接受远低于历史水平的投资回报率,而与此同时,实物资产的吸引力趋势性增加。我国的信用创造同样是这个道理,金融杠杆派生信用,造成钱荒(负债膨胀)的假象,而当风险收益日渐恶化,去杠杆导致信用派生萎缩会产生相反的作用,理财委外市场或许已经出现一些苗头,各位银行间市场的老司机们可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全文如下:

性这个词至今为止很少出现在投资展望报告中。我可能会冒险钻研政治和宗教的禁区,但是“性”?——从来不会。不过这次不一样!实际上,我个人的性启蒙很可能和大部分人都一样。在我14岁时,我的母亲问我是否知道小猫咪是从哪儿来的。在我回答说是“宠物店”之后,我没有获得针对这一话题的任何额外的质疑或信息。我怀疑她很早就觉得我无可救药了。

等到我当爸爸的时候,我发誓绝不在我的小孩身上重复愚蠢的小猫把戏。最终我对我的大孩子们,杰夫和珍妮弗,在性话题上只字未提。他们现在都40多岁了,我也不用担心我会有亲子教育上的问题了。然而九十年代对这一话题却有着新的敏感度,我们必须在孩子还小的时候就把问题解释清楚。于是,当1988年尼克出生的时候,我和苏知道我们将来某个时点必须要向他解释他的“诞生”,这样才能把车钥匙交给他并开始支付四位数的保险账单。这并不是因为尼克是领养的或是别的什么原因,而是因为,他实际上是加州第一批“试管婴儿”,这一点让他有点特别——至少对我们来说——而我们觉得他理应知道这些事情。实际上,这是性 教育发展带来的恩赐。在他八九岁的时候,当他问到“宝宝”时,我们一起坐下来告诉他受精卵是怎样形成的:医生取了一些爸爸的精子和妈妈的卵子,在试管中混合在一起,然后宝宝就诞生啦!他看上去很相信这个故事,我们也得以避免讨论煽情的两性话题。

我们最大的挑战是几年后尼克拿着一本“维多利亚的秘密”(美国内衣品牌)邮寄广告的时候。平常苏总会尽快把这些广告丢进垃圾桶里,但是这一次,尼克的手正放在广告册上,不仅对图片上平淡枯燥的模特感兴趣,而且对商品的名字也很好奇。“爸爸”,他问道,“什么是维多利亚的秘密?”好吧,我马上在想,他是想问维多利亚的秘密,还是维多利亚的秘密?如果是前者,那这只是对邮寄广告天真无邪的疑问。如果是后者,好吧,那是一个我不愿意进一步探讨的领域。“我不太清楚”,我回答道,并且像苏平常做的那样把广告册扔进了垃圾桶里。为了转移话题,我用我过去的问题来回答他。“你知道小猫咪是从哪里来的吗?”我问道。“宠物店”,他回答。我于是才长舒一口气,并对一切可以回到正轨,以及自己在敏感的九十年代履行了父亲责任感到满意。

在当今的经济和金融市场中,也有同等重要的问题,所以我想浓缩一些问题来解释我们现在的处境,也许比我的“宠物店里小猫咪”的计谋和“维多利亚的秘密”要更加诚实。这些问题如下:

1)我们以信用为基础的金融体系什么时候崩溃?

当可投资的资产风险太多而收益太少的时候。不会是立刻,但是在边际上,低/负利率的信用正在被换成虚拟的或者真正的藏在床垫里的黄金或者现金。当这种转换发生的时候,金融体系开始去杠杆,金融体系核心的现金和抗风险资产黄金,成为更加具有吸引力的资产。中央银行可以创造存款准备金,但是如果借贷的风险太高而收益太少,银行并没有义务将这些钱都借贷出去。如果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长期孕育的信用创造也许会在零利率环境中停止创造奇迹。

2)资本主义可以在零利率环境下有效地运转么?

不可以。低利率可以抬高资产价格,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摧毁了储蓄和以负债为基础的商业模式。银行、保险公司、养老基金和普通的居民们被剥夺了支付未来负债和养老金的能力。央行似乎对低利率的这一黑暗面熟视无睹。如果低利率维持的时间太长,那么实体经济本身会受到影响,因为预期收入无法实现,投资支出停滞。

3)欧洲央行、日本央行、英国央行每月1800亿美元的量化宽松是否能够持续?它会如何结束呢?

是的,量化宽松可以这样持续下去,尽管高质量资产的供给最终会收缩,会造成包括回购、负利率在内的严重的技术性问题。显然,央行退还了他们持有的本国国债的几乎所有利息,造成了一种花钱买空气的情况——国家可以无成本地发债。央行最终会将国债卖给自由市场的“承诺”也仅仅是承诺罢了,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承诺。QE的最终归宿是债务延期或者永久的债务滚动。美联储现在正在这样做,但是日本央行将成为供其他央行追随的试验品,如果/当他们把期限延长至50年时。

4)投资者们何时能知道现行的全球货币政策是否能成功?

几乎所有的资产都是对增长和通胀的赌注——我们希望是实际经济增长,但是当没有实际经济增长的时候,至少有伴随着通胀的名义经济增长。名义增长之所 以如此重要,是因为它让一个国家、企业和个人能够用增长的收入去偿还债务,把收入的一部分分配至利息支出,通过偿债基金(注:偿债基金亦称“减债基金”, 是指国家或发行公司为偿还未到期公债或公司债而设置的专项基金,很多发达国家都设立了偿债基金制度)将另一部分分配至理论上的或者实际上的本金偿还。如果没有本金偿还,那么一个以信用为基础的经济最终会演化为庞氏骗局,在某一时点终会爆炸。关注名义GDP增速吧。在美国,4%-5%的名义GDP增速是必要的,欧洲是3%-4%,日本是2%-3%。

5)投资者应该做什么?

在这个高风险低收益的世界,显然的答案是降低风险,接受将低于历史水平的回报。但是你必须要把钱安置在某处吧?是的,这是当然,只是市场几乎没有提供获得两位数回报的机会了。负收益和本金损失在许多资产类别上的可能性正变得越来越大,除非名义经济增长达到可接受的水平。我不喜欢债券,我不喜欢大部分股票,我不喜欢私募股权。实物资产,比如土地、黄金和有形的折价的厂房设备是受欢迎的资产。但是这些资产对于个人来说很难买到,因为财富已经被“金融化”了。试试Janus全球无约束投资策略怎么样呢?我的大部分钱都在那儿。

暑期愉快!去沙滩吧!别担心,开开心心的。去逛逛宠物店吧。

译者注:马斯特斯和约翰逊是美国性学大师,1966年,马斯特斯和约翰逊合著的《人类性反应》一书的出版轰动了整个西方社会,被认为是一部标志着人类性研究里程碑式的著作。
理论基础, 信用, 资产, 利率

点击切换 到互动模式(当前为阅读模式)